南国音乐摇篮深圳 要为市场加点专业主义

西录新闻2019-12-03 11:14:21

在中国流行音乐史上,深圳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被称为“南方音乐的摇篮”。在原创音乐诞生的道路上,歌词写作也是一个重要但容易被忽视的部分。深圳,应该给市场增添一些专业性。

9月20日晚,第五届金蜗牛歌词大赛全国总决赛冠军在深圳音乐厅揭晓,中国顶尖音乐作家评委也齐聚一堂。作为深圳流行音乐的见证人,《江南与爱情剪刀手》的作词人林秋离,《如果云知道》的作词人许常德,《勇气》的作词人洪瑞叶,他们三人在杜南记者的独家采访中讲述了深圳那些年的音乐故事。

音乐家眼中的深圳;

南方音乐的摇篮

从改革开放经济特区到粤港澳湾区,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深圳在不断变化的新时期承载着越来越丰富的城市内涵。在新身份转变的背后,许多人可能会忘记深圳在中国流行音乐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音乐家眼中,深圳也是“南方音乐的摇篮”。

“吓死人了,”中国顶级音乐诗人林秋离在描述深圳的变化时说。那个留着飘逸白发、戴着框眼镜的温柔男人改变了他温柔的语气,使用了夸张的语气和手势。1988年,林秋离第一次来到深圳。当时,这个破旧的渔村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这让林秋离大为惊讶。

“深圳曾经在中国流行音乐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今后,深圳应该利用这一独特优势,引进更多的知识分子和创作者,让原创音乐在这里更具活力。”林秋离关心城市的多元化发展,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深圳提出了自己的期望。

深圳毗邻香港。改革开放之初,港台音乐作为时尚代表,从深圳向全国出口内地,吸引了众多音乐家。深圳市场也在悄然变化。1999年,深圳进入新一轮城市建设。用自然色彩音乐酒吧创始人徐晓英的话来说,早早来到这里创业的年轻人不得不沿路小跑。正因为如此,左手是快节奏的生活,右手是靠近水的港台文化。不断深入发展的年轻人已经厌倦了舞厅和夜总会等古老的表演艺术和娱乐场所,一种新的原始文化正在开始出现。

音乐界的魅力无法与“伴奏乐队演唱”相提并论。诞生于深圳的自然色音乐酒吧,是深圳在流行音乐史上特殊地位的具体诠释。在过去的20年里,许多著名的原创音乐家和乐队从自然舞台上脱颖而出,如:陈楚生、唐磊、刘丽阳、张恒远、李行亮、张志勇、刘雅婷、透明乐队、深南大道、盒子乐队等。可以说,他们是当地音乐家的“明星提炼厂”。

每个人都是歌手

看到流量或质量了吗?

与城市发展道路上的歌唱不同,歌词产业的发展有些迟缓。文化娱乐事业蓬勃发展,各类明星、歌手甚至网络名人纷纷涌现。然而,这个看似最好的时代对作词者来说是另一个挑战。当每个人都是歌手时,对于歌曲是关于流量还是质量可能很难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喜Xi哈哈活泼开朗,“情歌大师”许常德开玩笑地和所有人聊起都市爱情的话题,给这个时代的话题带来了一点严肃。他为许茹芸写了“如果云知道”,为林俊杰写了“江南”,为王菲写了“保留”。然而,这位自称对爱情没有什么经验的诗人却成了情歌之王。

“我们的时代不同于今天”。在许常德的记忆中,当年的歌词、歌曲和艺术家都依赖唱片公司,如滚石乐队和海洋蝴蝶乐队,来做一切事情。作曲家、作词者和歌手被包装和制作。像许常德这样的词作者可以收到许多作品。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每个人都是歌手和词曲作者,交通歌曲的流行已经迅速消失。很少能看到具有广泛受众、跨越时间长度、赋予歌曲不同深度的深刻作品。

有些人说写歌词是一个好爱好,但是如果你真的想把它当成自己的事情,你会遇到困难。作词者是幕后工作。与站在舞台前接受赞美的表演者相比,作词者是未知的。与词曲作者相比,市场受众对旋律的意识更高,自然词曲作者的优先度高于词曲作者。如果你从流量的角度谈论英雄,流量通常会与ip捆绑在一起,那么歌词就需要向后倾斜更多。也许歌词和歌曲的创作很常见,但因为是流动玩家的歌唱和写作工作,所以经常会因流动效应而在市场上引起不同的浪潮。

"写歌词是一个门槛低但门槛高的问题."马来西亚诗人洪瑞叶(Hong Ruiye)头发略显凌乱,格子衬衫,戴着黑色眼镜,具有典型的科学和工程特征。如果门槛很低,一首歌的创作只能用几百个词。高障碍就像四个音调的单词和七个音调的音乐。当单词和音乐的波形匹配时,只有几百个单词才能使故事完整。这使它变得困难。

迄今为止,最受欢迎的文学作品是推理小说。洪瑞业对歌词写作有专业的态度。对他来说,创作同一首歌的一个重要标准是它是否符合旋律。人们的演讲有起有落。如果一个词唱得没有旋律,它就不是一个好词。然而,仅仅用几百个字来表达一个深刻的故事或深刻的情感是相当精致的。

“一个词的创作不仅受音乐的限制,还受主题的限制。甚至唱这首歌的歌手也会影响成品。满足歌手的形象也是一个挑战。”在许常德的创作经历中,通过协调的过程为歌手创作艺术家形象和相关作品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规范,这意味着歌词创作难度更大。

造词是一件专业的事情。

市场美学需要一点专业精神。

市场在不断变化,如何平衡流量创造和质量创造可能需要从根本上找到答案。造词是一件专业的事情,市场美学也需要一点专业精神。第一届金蜗牛歌词大赛的获胜者杜林感到非常难过。很难想象这个手臂上有时尚服装和前卫纹身的年轻人是一个在军队服役多年的“抒情诗人”。十几岁时,他喜欢写歌词,因为他在高考中选择了认真参军。在部队期间,他还用笔名提交文章参加比赛。退役后,他想在家用电器行业安全稳定。他不想因音乐巧合而回到抒情事业的怀抱。

“也许,我还是有点理想主义。我希望这个市场能听到更多高质量的作品,我也希望这个对幕后行业感兴趣的人能被每个人看到更多,”杜林谈到这次美丽的邂逅时说。2014年,杜林赢得了首届金蜗牛歌词大赛,这也是中国唯一的专业歌词大赛。2015年,金蜗牛歌词部成立,这意味着歌词作者、音乐创作和连接歌手与竞赛外市场的行业渠道的专业培训正式开放。

杜林也有了新的身份,杜林成为了这场比赛的首席经理。从青少年时期对歌词的热爱到现在为明星写歌的职业生涯,从一名球员到一名教练,杜林为自己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从词作者到词作者培训,杜林希望专业轨道上词作者的创作能给流行音乐市场带来些许不同。

一瞬间,它进入了第五届金蜗牛歌词比赛的全国决赛。凭借稳定的表现,年轻的歌词作者吴崔芳从一万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赢得了全国冠军。林秋离认为“有一个持续的平台为流行音乐歌词提供血液是非常必要的;情歌是无穷无尽的,需要更多优秀的作者参与。”连续参加五届金蜗牛大会的洪瑞业肯定了金蜗牛在过去五年取得的成就。"歌词创作者越来越年轻,这是音乐创作发展的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许常德还结合自己多年的宝贵经验,对中国音乐30年来歌词创作的发展变化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他建议玩家应该更多地观察生活,用他们的作品来表达这个时代,记录这个时代。“只有真实的现在才是流行的,所以歌词应该创新,从创作团队到创作理念,都应该跟上这个时代。”

声音

创作一个词不仅有音乐限制,还有主题限制,甚至哪个歌手唱也会影响到成品。符合歌手的形象也是一个挑战。

——在许常德的创作经历中,通过协调的过程为歌手创作艺术家形象及相关作品已经成为新常态,这意味着创作歌词难度更大。

写作/摄影:

杜南记者陈英山

湖南快乐十分 百乐博体育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