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小打架不要命,与雷军“相爱相杀”,放言做第一被喷“大嘴”

西录新闻2019-11-07 18:59:01

作者是冯陈辰,一位城市官员。

编辑

"没有人记得世界上的第二个,只有第一个."华为没有退路,于成东也没有。

这个来自农村家庭的“野孩子”不仅因为打架而臭名昭著,而且是华为真正的工作狂。华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Bruce Lee)曾经说过,“这个工作狂特别喜欢在晚上9点或10点后给研发团队的负责人打电话。俞成东的电话将从公司发动汽车时开始,一直持续到汽车停在车库里。”

然而,在社交媒体上,俞成东向每个人展示了他的另一面。他不仅因为上任后的五年战略规划报告过于“自大”而被冠以“大嘴巴”,而且在几年内与雷军一起从“关心体贴”变成了“相亲相爱”,这被质疑为提高品牌知名度的投机行为。

这是俞成东,华为终端负责人,50岁。自1993年加入华为以来,这位中国领先的手机玩家已经为华为工作了26年多,并受到华为掌舵人任郑飞的高度重视。根据外界的说法,剩下的两个可以称为一个指挥官和一个指挥官的完美合作。

这是什么样的人?

战斗不是致命的。

他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在清华工作,并加入华为赢得欧洲市场。

1969年,于成东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霍邱是一个著名的贫困县,而于成东从小也是一个“野孩子”。

小时候打架的时候,尽管于成东个子不高,他总是带领他的孩子走向胜利。他说他是“那种努力打球的人,即使脸上沾满鲜血,他也将继续战斗。”当然,后来在华为,俞成东的性格也帮助他获得了很多。

在那个特殊的时代,大多数农村孩子放学后都会去农田,甚至小学毕业的人数也很少。然而,尽管于成东是“野”的,他的成绩一直不错,这就是为什么于成东的父亲最终把他托付给了县城的一所中学。

每天往返学校的四个小时充满荆棘,下雨时道路泥泞难走。在这样的条件下,仍然坚持上学的于成东最终获得了全县科学与工程第一名,并被西北工业大学自动控制系录取。

1991年,大学毕业后当了两年教师,于成东被清华大学录取为研究生。为了缓解家里的压力,让弟弟上学,于成东上学时开始四处跑项目,自己挣钱养家。

20世纪90年代,这是该国南方发展的高潮。大约在1993年,俞成东利用在深圳工作的机会加入华为,当时华为是一家鲜为人知的公司,只有200多人。

作为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之一,俞成东的到来并没有让所有人失望。取得一些成就后,他自愿进入无线通信行业。征得任郑飞的同意后,他从零开始,于1997年推出了华为的主要gsm产品,从而将华为的gsm产品推向了国内市场。

1998年,华为参与3g国际标准的制定,成为标准制定组织的成员和主要贡献者之一。在gsm产品的研发方面,俞成东是华为的领导者。开发gsm产品后,华为开始大规模突破主流市场,开拓国际市场。

这可以说是俞成东一生中的第一次大赌博。他给华为和他自己的未来施加了压力。俞成东被派往欧洲担任欧洲地区总裁后,华为在欧洲开创了一个局面。它的市场份额不超过3%,他赢了。

“1997年,我花了15年时间自己成立了一个团队,在次年春天的苏州会议上批准了初步研究项目,现在成为了市场领导者。”于成东曾经说过,他的表情有些复杂。

然后成为“潘人”

他在郑飞的“讽刺”方面取得了进步,并因“太疯狂”而被命名为“于大口”

大约在2011年,小米的发烧口号响彻全球。雷军不仅掀起了国内手机品牌的浪潮,还将依靠运营商的“中国酷联”进行反击。

当时,华为终端的主要业务是为运营商打造手机品牌,而运营商对制造互联网手机“一无所知”。结果,没有人愿意接手机部门。然而,此时,曾担任战略与营销系统总裁、处境非常悠闲的于成东(Yu Chengdong)自告奋勇再次站出来。

如果他失败了,于成东将不得不承担责任,第二次辞职。没人能理解他为什么这样做。

2012年初,“新官员”俞成东切断了大量授权手机和非智能手机的型号,导致华为手机出货量直线下降,收入直线下降。然而,这也消除了华为与运营商结盟的风险,并为未来发展铺平了道路。

同年,俞成东推出智能手机p1和d1,打入中高端市场。然而,这些手机不仅销售不佳,而且多次受到用户的批评。据说任郑飞在d1的使用过程中也经常撞车,导致手机在公共场合掉在于成东的脸上。然而,这一谣言尚未得到证实。

事实上,任郑飞对俞成东的“刺激”已经成为一种常规操作。”于成东说,产品做得很好。我认为有差距。虽然我使用华为产品,但我的家人不使用华为产品。他们都使用iphone。”后来当于成东接受采访时,他试图恢复任郑飞的原话。

即使任郑飞对于成东毫不留情,华为终端的一些元老也借此机会解雇了于成东。事实上,尽管任郑飞多次“嘲笑”于承东,但他总是在工作中给予他最大的帮助。华为创始人“如果你不支持于成东的工作,你就不支持我”的言论最终结束了“离校闹剧”。

此后,俞成东对华为终端进行了大规模的人员调整。“很多次,很多人说我快死了。如果每个阶段的目标没有完成,我将完成课程。但是我没有在转变过程中死去。我活了下来。”于成东动情地说道。

不仅如此,于成东还通过提交其战略规划报告,在未来五年抢占了华为的消费业务,这也是于成东绰号“于大口”的由来。从那以后,俞成东甚至设定了在全球市场超越苹果和三星的目标,在媒体面前成为世界第一。

当时,网上最流行的说法是,“于成东疯了,任郑飞找到了一个人”。事实上,苹果和三星在当时可能很崇拜华为,但他们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疯子”的名字。但是华为内部有不同的声音。“这是于成东发现的有效渠道。他实际上是在利用社交媒体和社交手段向内部施压。手机市场不得不使用非常规策略。老俞值得尊敬。”一名华为员工曾在采访中表示。

雷军的《爱与杀》

当你半夜给你的员工打电话时,世界第一个梦想什么时候会实现?

真正巩固俞成东“大嘴巴”称谓的是与雷军的口水战

事实上,两人早年有着良好的友谊,并在社交媒体上多次相互鼓励。2011年,雷军发布小米手机1,余承东正式接管华为手机业务。在2011-2013年期间,两人至少保持了表面上的和谐。

直到2014年,绘画风格突然改变。同年9月17日,一名网友发布消息,将小米4与荣耀6进行比较,称小米4没有胶水节约成本,荣耀6质量更好。雷军接着评论道:“这份黑色手稿是哪个朋友的杰作?”

对此,华为高管纷纷转发雷军的微博,称他“问心无愧”,而雷军则回到自己的岗位,要求于成东掌管华为的终端文化。然而,俞成东回应道:“我们问了公司内部的荣耀团队。没有人否认小米,并建议小米应该更慷慨一点。”

此时,两人骂战逐渐升级。然而,就在这两个人因为激烈的争吵而互相责骂的时候,人们不断地说这是一种“营销”,以提高双方的受欢迎程度和风扇维护的程度。当然,无论是单纯的口惠而实不至还是所谓的营销,都无法抹杀俞成东对华为终端业务的贡献。

为了完成既定的五年计划,于成东的手下同样悲惨。华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Bruce Lee)苦涩地说,“这个工作狂特别喜欢在晚上9点或10点后给研发团队的负责人打电话。俞成东的电话将从公司发动汽车时开始,一直持续到汽车停在车库里。”

然而,在俞成东的领导下,华为的终端业务终于达到了世界前三名和全国第一的位置。2018年,华为的全球手机销量离苹果只有200万部。根据这一趋势,在几年内超越苹果甚至三星成为世界第一并不是不可能的。

8月9日是华为2019年开发者大会的日子,也是俞成东的生日。为此,俞成东简要回顾了加入华为以来的各个阶段,“今天将是我加入华为后的27岁和50岁生日。从参与公司首个数字程控交换机的研发,到创建无线ets产品,创建华为3g预研团队,担任3g产品线总监、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地区总裁、战略和营销系统总裁、终端公司董事长/消费业务首席执行官……”

“不断超越和创造奇迹”是俞成东的结束语。现在,曾经崇拜华为的苹果也开始在新闻发布会上扮演“愤怒的黑人朋友”的角色。时代似乎真的变了。不过,至于于成东和他的华为手机,我相信时间会证明,当他就任30年后,他们是否能带来“稳坐世界第一宝座”的礼物。

500万彩票网 快三彩票 安徽快3 上海快三 江苏11选5投注

<